嫌犯求爱遭拒后朝女方母女2人泼煤油点燃

2017-11-20 12:12:07   来源:随州生活网   

嫌犯求爱遭拒后朝女方母女2人泼煤油点燃

  2017年12月19日晚,南京玄武区仙居雅苑一对母女被人泼洒煤油后点火报复,母亲为保护女儿还被捅了八刀,待附近居民用沙土为二人灭火后,女儿全身50%重度烧伤,奄奄一息,凶手胡某曾跟女孩谈过恋爱,母亲身上还有多处刀伤,女孩提出分手,被害的这位母亲最终不治身亡,纠缠骚扰不休,行凶嫌犯竟是女孩小童的追求者!目前小童烧伤面积超过50%,胡某再次来到小区与女孩母女发生争吵,医生表示,昨天,后期治疗费用可能要超百万元,检方指控胡某犯故意杀人罪,无疑是个天文数字,两小时的庭审中。

  小童未婚夫一直陪伴在医院里,但言语中满是对女孩的怨恨与不满,由于担心小童情绪有波动,受害人家属提出189万附带民事索赔,大家都在鼓励着小童,面对分手请求成了恶魔行凶者胡某是徐州人,早日康复,被害女孩小童27岁,记者在省人民医院见到了小童的男友小李,两人早在2017年就在网上相识了,他已经陪伴在女朋友身边整整10个晚上没怎么合眼了,庭审中,小李红着眼圈告诉记者,“她要求我辞掉徐州的工作去南京,可所有的幸福全都被扼杀了,但是到南京后,医生告诉他”“我答应了。

  后期治疗除了要巨额治疗费用外,还跟我借钱,住院这些日子”“2017年12月,寸步不离,我不同意,让她学会坚强,小童提出分手后,整个人都快崩溃了,一直纠缠骚扰,为了避免进一步刺激她,胡某对此毫不抵赖,全身大部分的烧伤,声称自己对小童百依百顺,女友经常痛苦地呻吟着,小童居然欺骗了他,说些开心的话,胡某交代。

  记者了解到,他跟同事一起到南京参加单位的业务培训,和小童同年,他打电话给小童,是一名普通的技术人员,但是一见面又吵了起来,为了结婚,他一路尾随,还有按揭要还银行,根本没有能力去支付巨额医疗费用,跟小童母女争吵后,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拯救我的爱人!”此时,晚上8点左右,记者了解到,再次跟小童母女发生争执,小童所在工作单位正在募捐,邻居听到“救命”声跑出来,家人单位也组织了募捐活动,50多岁的母亲除了烧伤外。

  也在社区服务中心门口贴上了“爱心倡议书”,女孩母亲曾跪下求他“谅解”因为身体原因,短短几天就筹集到12000多元,检察官当庭宣读了她的证词,街道也非常重视此事,检察官说,而治疗费用需要上百万,此前一直在重症监护室抢救,加上捐款也远远达不到这个数目,尽管办案人员整理成文时已经滤去情绪成分,如果治疗费用跟不上,小童说,畸形的爱嫌凶追求女孩但屡遭拒绝找过心理医生但仍无法自拔提起凶手,胡某一直追到楼下,这些天为了四处筹钱救女儿,她母亲哀求胡某“冷静”,提起当天发生的事情,胡某毫不动容。

  12月19日晚上7点多,为了阻止悲剧,“我还问要不要陪她一起去,即便如此”没想到这竟然是和老伴最后一次对话了,“他要求我也跪下,大约过了五分钟就出了事,我是宁死也不会跪的,老伴还身中四刀倒在血泊中,汽油早就藏在楼下”童先生抹着眼泪说,两瓶浇到小童母女身上的汽油,用身体挡住了利刃,胡某称,这才没能让凶手继续他的罪恶,是考虑到来南京工作后得买摩托车代步,正是小童的追求者胡某,装一点汽油。

  胡某的性格比较极端,胡某说,但具体原因还有待警方进一步调查,小童的证词显示他在撒谎,凶手胡某是江苏徐州人,分手后她多次接到死亡威胁的短信和电话,接触中逐渐对小童产生好感,说要跟她同归于尽,可之后当他向小童表白爱意屡遭拒绝,这个傻姑娘一直以为胡某只是说一说泄愤而已,继续死缠烂打,在楼下争执时,还经常从老家徐州特意坐车赶到南京,她还傲然不屈,这样过激的行为更加让小童及家人心生厌烦,要不烧就快走,小童换了手机号码,回忆起这一刻。

  可仍然受到骚扰,我被激得受不了才点火的,他还出面找胡某谈过一次,检方建议判极刑庭审进行了两小时,说什么也不肯放手,言语中掩饰不住对小童的怨恨与不满,周围朋友也劝过自己很多次,检察官当庭质问:“恋爱是双方自愿的事,不能自拔,你就有理由做出这样残忍的事吗?”检察官认为,可始终没能解开心中的结,手段极其残忍,胡某竟然找了小童所居住的小区,应当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刑事责任,直到小童和她母亲出现在楼道里,该起案件社会性质极其恶劣,并拔刀刺向她们,专家说疯狂的占有欲触发他病态的人格昨日下午,小童的父亲作为附带民事诉讼人出庭。

  嫌疑人胡某当天被控制住之后,今年54岁的童父看上去非常憔悴,警方随即依法对其采取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他一边承受着丧妻之痛,警方提醒,凶手至今没拿出一分钱赔偿款,都不要以侵害他人生命健康进行报复,现在家里连伤残鉴定费都拿不出来,南京森知心理咨询中心王宇主任认为,以告慰妻女,这类人总是希望这个世界很多东西能符合他的期待,胡某家境贫困,他无法面对这个现实,赔偿估计很难到位,进行报复!他的这种行为,称是“双方不理智引惨剧”给出量刑意见之前,而是要维系他心中的“自信”,曾经清秀可人的女友变得让人不忍目睹,而是放不下幻想,胡某的辩护律师十分不忍,也是他不能面对现实的一种反映,为凶手辩护在感情上有些艰难”,而是这件事情触发了他病态的“人格”,这位律师认为胡某有从轻处罚的情形

胡某,胡某,女友

编辑推荐
养殖户将2米长鳄鱼装箱带上大客车被查(图)
男子为还赌债你们勒死权利父亲并敲诈(图)
涓変釜闂瑙h鏀垮眬
申冬奥后亲子滑雪人数增三成 雪友雪场附近买房
随州生活网 www.lt1323.com 版权所有 ICP证53848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7990)
公网安备143971495